虽说当时农行宣布将农银理财的注册地拟定位为深圳,但是并没有完全确认,所以,选择回京,或也是情理之中。不过,为何要撤出深圳呢?据了解,农行理财子公司从深圳“回迁”北京,核心因素是北京政府以及当地监管的挽留。此外,北京作为较多上市银行的总部聚集区,具有离监管部门最近的信息优势和沟通优势,同时在京设一级子公司,或许也更容易满足母行的战略布局。

2019年开年信用数据表现非常不错,单月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均创历史新高,从“宽货币”到“宽信用”的康庄大道已经开启。从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来看,这些数据最大的亮点是信用构成结构的改善,在2018年拖累信用扩张的非标资产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恢复,这是最大的亮点。虽然不排除2月份中国信用增速依然存在有波动的风险,但是大的信用底部大概率在一季度产生了,这对于二季度的实体经济平稳会产生积极作用。整体实体经济运行更可能是一步到位式的是在第一季度就铸就了底部。